蜂疗新闻:大庆一女子蜂疗后死亡

本文来自黑龙江大庆晚报 2011-07-11

在武侠片《神雕侠侣》中,小龙女曾用蜜蜂给周伯通治过病,而曾经热播的韩剧《大长今》里,也出现过蜂疗的情节。

蜂疗是用活蜜蜂蜇人,然后利用蜜蜂释放出的蜂毒来治病。蜂疗的疗效在坊间被传得神乎其神,有人甚至觉得它包治百病。

但这种民间偏方的安全性却备受质疑。

下图是常见的蜂场,养蜂人就住在帐篷里面,生活艰辛!

养蜂场

近日,我市医院接诊了几位因“蜂疗”感到不适的患者。而读者张先生更向晚报报料,称有一名中年女子在接受“蜂疗”后莫名死亡。

那么,这名女子的死亡与“蜂疗”是否存在一定的关系?

7月6日,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“现在不少人做‘蜂疗’,‘蜂疗师’拿着活蜜蜂一下一下地扎,看着都吓人,前几天有人在一个养蜂人那里做‘蜂疗’后,出现高烧的症状,后来就莫名其妙地身亡……”

7月6日一早,一位自称姓张的先生向记者报料。

张先生说,他听人介绍在让胡路区有个养蜂人能做“蜂疗”,就亲自去看了看,当看到“蜂疗师”在露天的地方拿蜜蜂扎“患者”时,他就没敢尝试。后来,他听人说前几天,有对母女一起做“蜂疗”后,都出现了发烧症状,女儿6月28日不幸身亡,母亲也被紧急送到油田总医院诊治。

为核实此事,7月7日一早,记者赶到了油田总医院。

当记者表明来意后,一名医生告诉记者,的确有过这样一名患者,不过那名老太的状况现在无大碍了,已经出院。

据了解,老太今年70多岁,家住让胡路区,有一个女儿,几年前患病落下了偏瘫的病根儿。听说“蜂疗”能治疗偏瘫的后遗症,经人介绍,老太陪女儿到让胡路区龙北小区附近一个养蜂人那里做“蜂疗”,每次扎十几针蜂针。治疗的过程中,养蜂人看见老太患有皮肤病,便说“蜂疗”对皮肤病也有疗效。老太动了心,同意在这里试试看。

老太的女儿“蜂疗”几天后,开始发烧。

6月28日,老太和女儿都出现了高烧不退的症状,蜂针扎过的地方还肿胀。当天夜里,老太的女儿不幸身亡,老太也被家人送到了油田总医院治疗。随后,老太的家人报了警。

龙南警方“死者家属拒绝尸检”

为进一步核实此事,记者随后赶到了龙南公安分局。龙南公安分局的刘警官证实了以上说法,不过他表示,死者的死因是否和“蜂疗”有关,尚无法认定。

据刘警官介绍,死者家属是在6月28日23时许报的案,后来他们找到那名“蜂疗师”了解情况时发现,这位所谓的“蜂疗师”其实是一个外地的养蜂人。当警方讲明来意后,“蜂疗师”承认死者的确在他那里做过“蜂疗”,不过他否认对方的死亡与“蜂疗”有关。在调查中,“蜂疗师”说自己的确没有行医资格证,“蜂疗”的技术也是自学的。

刘警官告诉记者,据“蜂疗师”自己说,人们在他那里“蜂疗”是免费的,只有购买了他的蜂蜜或蜂王浆等蜂产品才收费,因此他觉得这事和自己无关。

刘警官说,如果死者家属要追究“蜂疗师”的刑事责任,就需要证据,必须做尸检才可以认定死者的死亡原因。但死者的家属都不同意做尸检,因此没有证据能证明此事一定和“蜂疗”有关。

记者暗访养蜂人称过敏就用“扑尔敏”

张先生曾提到这个“蜂疗师”每天的“患者”非常多,少则几十人,多则上百人。那么,他做的“蜂疗”好使吗?是否有相关证照?

当日12时许,记者决定去采访这位“蜂疗师”。

记者按照张先生提供的地址来到龙北小区,经路人指点,看到了位于一个十字路口处搭起的简易帐篷。帐篷外放着几张晒掉色的沙发,一旁摆放着十多个黄色的木头蜂箱。

这时,从楼区里走出一名中年女子向帐篷走去,记者佯称想买蜂蜜上前与她搭话,对方示意记者跟她进去。

这个不过十几平方米的“小屋”昏暗闷热,地上放了四个用来盛蜂蜜的大塑料桶,在门口随意堆放着一些做饭的厨具,苍蝇飞来飞去,一名男子正躺在床上睡觉。

记者环顾帐篷四周,并未看见相关证照。

中年女子一边舀出桶里的蜂蜜,一边操着外地口音向记者介绍,槐花蜜适合年轻女孩用,既能喝又能美容,20元一斤,而枣花蜜则适合老年人。而且,她家的蜂蜜都是自酿的,十分纯正。

这时,记者看到“屋里”挂着一张人体穴位图,便问道:“你这里能针灸?”女子回答能做,不过是用蜂针。

记者又问:“是你给做吗?”女子“嗯”了一声,并示意正睡觉的男子也能做。

记者佯称家人患关节炎,询问能否做“蜂疗”?

说话间,躺在床上的“蜂疗师”醒了,他从蚊帐里走出来说,只要经医院诊断不是骨质增生,他就能用蜂针治疗

记者提出,家人岁数大了,并且还患有高血压、心脏病,做“蜂疗”会不会有副作用?男子谨慎地说,“喝蜂胶就行,岁数大了扎出问题影响不好。”

“那什么样的患者不能扎啊?”记者追问道。对方说,“不过敏给扎,过敏不给扎。”

记者问,“那扎前能查过不过敏吗?”

“查不了。”随后对方介绍说,过敏时很痒,身上起疙瘩但不发烧,吃“扑尔敏”就行,不过他治了几万人都没摊上一个。

记者随后又问,“那要真过敏怎么办啊?”对此,“蜂疗师”淡定地说,“那没事,我有‘扑尔敏’,疙瘩要真不退,就往医院送。”

“蜂疗师”称每天有上百人排队治病

见记者似乎很感兴趣,“蜂疗师”热情地介绍,他在这养蜂十几年了,这些蜂针疗法及保健配方都是祖传的,治好了很多人的病。大到风湿病、牛皮癣,小到鼻炎、脱发掉发,都有神奇疗效。

据“蜂疗师”说,他这里经营蜂蜜、蜂花粉、蜂王浆、蜂胶片等,平时给人“扎针”不收任何费用,只有购买保健品时才会收费。

在“蜂疗师”递给记者的名片上,写着“蜂蜜、蜂花粉”等蜂产品的种类,另有“美容配方和保健配方”,“蜂疗”只字未提。

记者以再考虑一下为由欲离开,临走时“蜂疗师”嘱咐说,如果要“扎针”,最好早点,每天都有上百人排队治病,从早上5点到中午12点,过了12点就不给看了。

记者走出帐篷,看到蜂箱上有很多死蜜蜂,对方告诉记者,这些都是早上“扎针”时用的蜜蜂,记者粗略一数,有数十只之多。

医学专家“蜂疗”不适合所有人

那么,是否还有“蜂疗”后出现不良反应的市民呢?当天下午,记者走访了我市各大医院。

在龙南医院,一名医生告诉记者,7月6日晚,他接诊了一名因“蜂疗”产生不适症状的中年男患者,患者入院时高烧39.3℃,蜂针扎过的地方肿胀奇痒。据了解,该患者约1周前做了“蜂疗”,每次扎十几下,但在哪里做的“蜂疗”不得而知。

很多人尤其是老年人对“蜂疗”趋之若鹜,“蜂疗”是否科学?什么样的人不能做“蜂疗”?

记者采访了我市多位中医专家,他们表示,“蜂疗”只是民间疗法,过敏体质的患者不能贸然尝试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说,多年前他有一个小患者,被“蜜蜂”蜇了十多分钟后就死了,这是因为有种人的体质对蜂毒过敏。他称,“蜂疗”不是所有患者都能做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当“蜂疗师”。

律师说法“蜂疗师”涉嫌非法行医

用活体蜜蜂给人针灸治疗,这种民间行医方式是否合法?如果患者因治疗中了蜂毒,“蜂疗师”是否要承担责任?对此,记者采访了晚报读者法律服务顾问团成员、黑龙江司洋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全禄。

赵律师说,国家对从事医疗行为者的资格进行了严格限制,从业者要具有一定的医疗知识和实践经验,必须取得国家许可的医生执业资格,否则不得从事医疗活动。

如果“蜂疗师”没有取得国家许可的医生执业资格,那其行医行为属于违法行为,如果其危害性达到一定程度就可能构成刑事犯罪。如果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或造成就诊人死亡,可能被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
赵律师提醒,一旦患者的人身健康或生命安全受到侵害,患者本人或亲属应立即报警。并通过有关部门对损害结果进行鉴定,证明损害程度及损害结果与非法行医行为间存在因果关系,以此作为追究非法行医者刑事责任的依据。医疗行为关系公民人身健康和生命安全,没有医师执业资格的人不要因利益驱使铤而走险,否则可能被追究刑责。同时,市民不要轻信没有执业资格的人夸大宣传,患病还是要到正规医疗机构进行诊治。

 

麦田:

1、说蜂疗好的是这些记者,把蜂疗妖魔化的也是这些记者!

2、蜂疗存在很大的风险,这些大家在蜂疗前一定要知道!

友情链接:三实网络 - 麦田 - 周易取名 - 玻璃钢格珊 - 骗局网

麦田蜂疗永久网址:www.fengliao.com